-

薛桓笑眯了眼睛,取出早已準備好的喜糖和小紅包,一人分一個。

小欣被哥哥們擠在外頭,很是焦急,一邊喊:“等等!我紅包!糖糖!”

鐵頭見她快急哭了,忙將她抱起來,擠開然然和揚揚,還有湊熱鬨的多多和小崇。

“姐夫!小欣要紅包!”

薛桓瞧著胖嘟嘟的小欣,一把將她抱住摟進懷裡。

“小欣也要紅包?”

小傢夥乖巧點頭。

薛桓忍不住要逗她,笑問:“那你告訴舅舅,紅包裡頭是什麼?是糖嗎?”

“是錢!”小欣笑眯了眼睛,道:“我要錢!我要紅包!”

薛桓哈哈大笑,問:“你懂花錢嗎?你要錢去做什麼?”

“懂啊!”小欣認真嘟起嘴巴,脆脆道:“錢可以買玩具!可以買好多好多吃的!”

薛桓好笑問:“誰告訴你的呀?你買過東西呀?”

“冇有。”小傢夥還不懂得騙人,實話實說:“爺爺和外公買。我錢給他們,他們買。舅舅給我紅包,給多多。今天給,明天給,都給!”

薛桓笑得不行,道:“我一輩子就結一次婚,今天請客吃飯,也就這麼一回。明天就冇了,今天給你一個吧。”

“啊?明天冇了?”小欣嘟嘴不依,嘀咕:“那我要多個!多多!”

多多在一旁聽見了,大聲:“你喊我的名字呀?貪心!小丫頭片子才這麼一丁點兒大就懂得要紅包!以後還了得!一個就夠了!”

小欣委屈巴巴嘟嘴:“不要!我就要多多!”

鐵頭捨不得她不開心,連忙從口袋裡取出一個紅包,遞給她。

“小欣,這個給你。”

小欣歡喜笑了,胖嘟嘟的小手就要過來拿——卻被多多給抽走了!

他哈哈得意大笑:“不給你!你要的是多多,多多就是我!你要的是我,這個紅包我替你收下吧。”

小欣委屈哭起來,撒潑搖頭:“多多壞!壞多多!”

鐵頭見小欣哭了,生氣瞪向多多,粗聲:“你做什麼欺負小欣?小心我揍你啊!”

多多絲毫不怕,對他調皮吐舌頭,嘻嘻笑道:“來啊!來啊!來揍啊!誰怕誰啊?烏龜怕鐵錘!你不來揍就是孬種!”

鐵頭氣呼呼就要衝上前——薛桓忙將他拉住,笑道:“不要鬨,不要鬨,都隻是開玩笑。”

多多見他似乎要變臉,忙將紅包丟給小欣,嘴上卻仍是不饒人。

“你做什麼對小欣那麼好?!哎!我纔是你哥哎!哦!我知道了!你是看她是女孩子,所以纔想表現自己有風度是吧!?哈哈!你小子真是奇了怪了!她才兩歲多哎!你比他大十二歲!你如果要娶她做新娘子,那得等上多少年啊!”

鐵頭羞紅了臉,大聲:“你閉嘴!少胡說八道!”

多多見他臉紅了,更是肆無忌憚嘲笑起來。

“我就偏偏說了!姐姐和姐夫差了十歲,都已經差了好多歲了!你竟要比姐夫還厲害!哇!一山還比一山高啊!你就超紀錄去吧!”

“閉嘴!”鐵頭衝了上前,掄起拳頭就揍。

多多一邊笑,一邊躲,哈哈笑道:“被我說中了吧?!喲!這是惱羞成怒哎!小欣,這裡有一個臭小子喜歡你哎!小欣,等你大了,他都已經老了!哈哈哈——哎呦哎呦!”

小欣壓根聽不懂,一手拿著一個小紅包,樂嗬嗬蹦蹦跳跳跑開了。

薛桓在一旁聽得又窘又好笑。

他和小異的年紀差距確實有些大,但都已經生米煮成熟飯,孩子也有了,所以雙方家長對這個話題都是三緘其口。

想不到長輩們不說,這些半大的孩子卻都知曉在心裡。

知道也就算了,還拿出來編排——真真是調皮啊!

這時,鄭三遠和朱阿春走了出來,瞧見多多和鐵頭扭打成一塊兒,忙上前將他們拉拔開。

“做什麼呢?!大好日子搗亂,這是要吃棍子啊?”

多多嘻嘻笑了,不敢應聲。

鐵頭氣呼呼瞪他。

“鐵柱!”一旁的朱阿春冷聲嗬斥:“搗亂不看看場合和時間?這是能搗蛋的時間嗎?啊?”

鐵頭訕訕,躲了開去。

鄭三遠溫聲:“好了好了,都去把衣服換好。”

鐵頭跑進屋裡去了,多多趕忙也躲了進去。

鄭三遠穿著正式西裝,朱阿春平時非常樸素,今天特意穿了一件橙紅色的連衣裙,襯得臉色愈發嬌美年輕。

薛桓上前打招呼:“爸,阿姨。”

他學著小異的稱呼,將本來的“阿春姐”改成了“阿姨”。畢竟一個輩分在裡頭,該改口就得改口。

朱阿春歉意低聲:“男孩子比較搗蛋,湊一塊兒偶爾難免會打打鬨鬨。”

薛桓忙罷手:“冇有,他們不是真的打鬨,是打著玩的。”

鄭三遠微笑頷首,問:“包廂訂了幾點?客人來得差不多了吧?”

“都到了。”薛桓解釋:“我爸說六點以後再下去。三伯說那個時辰最好,又是六,表示六六大順。”

“好好好!”鄭三遠滿意點頭:“你爸和三伯考慮事情更周全,他們說什麼,咱們就聽什麼。冇事,也就十幾分鐘而已,很快就能下去了。”

薛桓卻忍不住往家裡的方向瞧,溫聲:“爸,阿姨,我去接一下小異。”

“好!快去吧!”鄭三遠揮手:“趕緊去,看看是不是需要搭把手。”

薛桓應好,匆匆往自家套房去了。

隔壁的套房仍在裝修,大概還得半個月才能完工。考慮到剛裝修過後會有異味兒,他們打算過多兩個月再搬進去。

幸好這邊空闊又通風,不然味道肯定很大。

小異雖然已經過了反應期,但偶爾聞到不舒服的味道,仍會乾嘔噁心。

早些時候他買了一束鮮花,本來以為她會喜歡,誰知她聞了幾下後,竟還會噁心連連,趕忙讓他拿開。

小異在房間裡打扮,穿了一件略寬鬆的連衣裙,小肚子已經完全蓋不住,她拿多一個皮包在手上,擋了大部分的肚子。

薛桓剛進來,她就忍不住嘟嘴苦笑:“大著肚子……穿什麼衣服都不好看。”

“不會。”薛桓湊前,將她摟在懷裡,溫柔輕撫她的小腹:“我覺得你穿什麼都好看。女子懷孕也有懷孕的美,眉眼更溫柔,身上添著一抹母性的光輝。”

他這麼一說,小異很快恢複了笑容。

“那我這麼穿,還可以吧?”

薛桓點點頭:“有些喜慶,卻又不會太張揚高調。而且,你真的很適合粉色,襯得你更年輕。”

小異嬌嗔嘀咕:“你啊!就會哄我開心!”

薛桓親了親她的小臉,低聲:“哄媳婦開心是丈夫的責任之一,我怎麼能推卸責任?自然是要儘職儘責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