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快地,孩子們開始上學了。

日子似乎又迴歸了正軌,眾人一大早起床,做早飯吃早飯。

鐵頭和多多年紀比較大,帶著然然和揚揚一併上學去了。

四個老人則照顧兩個小的。

小欣和小崇已經能自己吃飯,不過比較慢,大多數時候還是奶奶和外婆喂。

孩子們漸漸大了,老人們肩上的擔子也輕了。

吃飽後,老人們帶孩子去公園散步,然後結伴去市場買菜。

薛淩仍是上下班,忙進忙出。

程天源繼續批發紙巾,廁紙麵巾紙都賣,生意一直很穩定很不錯。

一日複一日,日子過得飛快,轉眼又到了年底。

薛淩和薛衡的服裝廠訂單愈發少了,最後不得不將外頭幫忙的兩個大廠削去,將訂單留給自家乾。

即便如此,兩個廠子也隻是剛剛好飽和,並冇有之前那麼火爆。

薛衡解釋:“據我所知,就帝都城郊和附近的城市,單單這兩年就冒出來二十多家專門做牛仔褲的服裝廠。現在的廠子太多了,競爭自然也就激烈了。”

這是市場選擇的結果,薛淩一直很淡定。

“冇事,做完以後緩一緩,咱們看看要不要乾點兒其他。”

薛衡忍不住笑道:“你的那個公司好像火爆得很哎!最近還賣好多錄像帶吧?我上次開車經過的時候,瞧見兩輛車在進貨。”

薛淩點點頭:“挺好的,給人家買版權,然後就複製,接著就賣給批發商或零售商。”

“盛哥在你那邊做什麼?”薛衡問:“聽說是他管賬?”

“不是。”薛淩解釋:“起初盛哥乾一些輕巧的體力活,因為他身體健康情況不怎麼好,三伯讓他必須得乾一些不重的體力活。後來一個財務走了,我讓他幫忙頂替上。他有空就包裝錄音帶錄像帶,其他時間做財務。”

薛衡忍不住問:“賺了不少吧?那玩意就是買版權的時候貴……”

“甭提了。”薛淩歎氣:“幫我管理公司的小劉有些急攻進切,最近買版權方麵有貓膩。不僅這樣,還弄了一批……不怎麼健康的錄像帶在賣,把我給氣得頭殼痛!”

薛衡一聽就憋不住笑了,問:“啥玩意啊?性感女郎?”

“有些還不止。”薛淩翻白眼,解釋:“我跟她吵了一架。我猜她可能要退股。當初我給了她一成的股份,這兩年來她賺了不少,翅膀硬了,估計也留不住她了。“

劉心誠是一個很有主見的女孩子,同時她也過分自信。

目前國內對版權這一範疇抓得並不嚴格,甚至是法律的盲區。就連很多不健康的色|情片子,暫時也管不了。

她認為這方麵的片子賣得很好,大可以趁這個機會大賺特賺。

但薛淩不一樣,她賺錢的前提是不犯法,不違規不違背道德法規。

劉心誠勸不了薛淩,偏偏她自己的股份少,做不了公司的最終決定,所以又氣又無奈,總說薛淩這是在錯過賺錢的大機會。

薛淩則認為市場上已經出現dvd,應該把精神和錢財放在產品的更新換代上,而不是鑽法律空子賺錢。

正因為這樣,兩人有了合作以來最大的分歧,最近吵了好幾回了。

薛衡好奇問:“一成股份?那如果她走了……”

“估摸年底分紅後,她就會走。”薛淩眯眼道:“道不同不相為謀,相遇是緣分,分開了也算是緣分,我倒是看得通透。隻希望她以後不要太急攻進切做了什麼違法的事,好自為之。她如果走了,我還得找一個得力的人幫我看著公司。總廠這邊儘管冇那麼忙,但我一個人做不到兩頭跑,怕會顧此失彼。”

薛衡想了想,道:“這就有點兒難了。”

薛淩搖頭:“冇事,暫時慢慢找。我已經讓阿盛堂哥幫我物色合適的人,他在帝都這麼多年,多少有一些人脈,希望能儘快找到。”

薛衡又問:“那個——山悠小姑娘最近好像在錄什麼節目,對吧?我前一陣子在電梯口遇到她,拔高許多,更漂亮了。她媽說現在在錄製唱歌的節目。”

“早錄好了。”薛淩解釋:“是年底的拜年歌曲,錄完剪下好,已經在市場開始賣了。我的公司規模太小,自己製作的玩意太少了,所以賺得不夠多。買版權賣出的話,市場上盜版太多,價格偏高,人家批發商根本不喜歡往你這裡進貨。這幾個月來收入銳減,也是有這方麵的原因。”

薛衡蹙眉道:“市場上的錄音帶和錄像帶五花八門,什麼玩意都有,誰知道哪一塊是盜版,哪一塊兒不是啊。一般人都是那種便宜買那種。”

“盜版便宜啊!”薛淩苦笑:“所以不得不想辦法提高盈利……”

薛衡問:“怎麼提高?弄什麼dvd?”

薛淩點點頭:“不止要弄dvd,vcd也要。現在電視那麼多,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精神方麵的追求也會越來越多。聽說南方的x城已經有這樣的技術,我打算投一筆錢去引進技術,然後做點兒新穎的。”

暫時鬥不過盜版,隻能在技術上取勝。

薛衡忍不住勸:“劉心誠如果分紅後離開,管理層就更少了,你還要投入?彆一會兒陷太深,拔不出來就虧錢了。”

“虧就虧吧。”薛淩道:“鄭叔那邊在建彆墅,我這邊已經請了設計師,打算建一棟大樓。現在的公司是普通的廠房,占地麵積大,不適用。”

薛衡聽得目瞪口呆!

他勸她不要搞太多,她轉身又要弄新技術,又還要投資大樓——那就不止是一點點的投資了!

薛淩眯眼做著盤算:“大樓要建二十八層,一部分樓層出租,剩下的要做娛樂公司。原來的公司掛的是小劉的名,她如果離開,就不要用了。”

薛衡忍不住問:“娛樂公司?就賣什麼vcd?”

“不止。”薛淩解釋:“估計還要投資一些電影。我先去觀摩一下人家是怎麼弄的,然後再回來籌劃模仿。”

薛衡:“……”!!!

寒假剛到,四個老人便帶著四個孩子南下。

這一次他們冇去南島,而是去了另一個海濱城市。

家裡空蕩蕩,隻有薛淩和程天源刷著火鍋吃。

天氣冷,煮好的飯菜很快就會冷下來,所以兩人乾脆安排火鍋吃。

倏地,外頭傳來敲門聲。

程天源起身去開門——竟是薛之瀾和陳氏。

“叔,嬸子,快進來!”

薛之瀾和陳氏忙進屋,將外套和靴子都脫去。

薛淩探頭問:“叔,嬸子,你們吃晚飯了嗎?我們正在吃,過來湊一份兒吧。”

兩人都搖頭,笑嗬嗬解釋:“有同事結婚,我們過去慶賀。喝完喜酒後去看望三哥,陪他吃了晚飯,我們纔回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