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場大爆炸來得太突然,發生的又太猛烈!

一時間風雲激盪,天地變色。

天庭破碎!

大量的洞天碎片四處飛濺,像是火山噴發一般。仙竅門戶剩下一半殘餘,到處都是巨大的漏洞和豁口,坦露在幽天當中。

煙塵滾滾,暫時還看不清天庭當中的景象。

不知道多少蠱仙陣亡。

可以確定的是,那巨大若山的氣功果已經消散。

“成功了……”中洲,方源仰望天庭方向,吐出一口濁氣。

早在之前,方源就已經思量許久。

他當時的處境不妙,危機四伏。

至尊仙竅的光陰流速太快了,致使方源需要渡劫。儘管他屢屢動用了後患無窮殺招來拖延災劫,但是混沌大難是無法利用此招跳過的。

一旦方源渡劫,他就要在幽天中落下至尊仙竅,並且大開仙竅門戶一段時間。

這必將是一個巨大破綻,屆時星宿仙尊、巨陽仙尊一定來攻,幽魂魔尊也大有可能!

除去渡劫的危機外,方源還感到了饑餓。

這種饑餓感來自於至尊仙體本身。

至尊仙體是由九轉至尊仙胎蠱轉化而來,弊端就是必須每隔一段時間,就要吞食與蠱仙修為相同的仙竅。

方源如今已是尊者,那他就得吞併九轉仙竅!

如此兩大危機,讓方源憂慮不已。

俗話常說: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。

方源有遠慮,早已看到了未來的憂患。與其放任這種危機到來,倒不如現在就著手開始處理!

方源不是被動的性情,主動出擊、占據先手,然後掌控局麵,這纔是他喜歡做的!

元始仙尊的複活之法,方源知曉其中一個。

原因很簡單。

盜天機殺招。

當初方源通過蠱仙種子昇仙,利用師法自然,通過盜天機殺招,將天庭種種秘密都探查得一清二楚!

他當然知道元始仙尊利用氣功果複活手段的種種奧妙。

星宿仙尊不太清楚氣功果複活的內幕。

但方源卻是能夠對天庭刨根究底,同時他還有氣道大宗師境界,還有智慧蠱幫助他推算考究。

星宿仙尊在漫天繁星精算陣中的佈置,手段極其巧妙,最終是要和繡樓、星宿棋盤聯動,才能發揮威能,針對亞仙尊進行俘獲捕捉。

這番佈置非常隱秘,方源並不知曉。

但是他不用猜想都明白,星宿仙尊肯定是要複活元始仙尊的!

換位思考的話,不管是誰站在星宿仙尊的角度,都會優先選擇複活天庭的兩位仙王。

明事難成,暗事好做。一旦星宿仙尊的動向被捕捉到,那就是一個明晃晃的破綻。

天庭的底蘊十分雄厚,一共有三代仙王繼往開來。這是天庭最強的一點,但在方源看來,同時也是最弱的一點。

於是方源就想到犧牲氣海老祖,故意讓星宿仙尊走【.】上氣功果複活的這條路。

縱然氣海老祖乃是自己的分身,那又如何?

為了永生這個目標,有什麼不能犧牲的?

為大業而惜身,豈是方源所為?

故意送去氣海老祖,以複活元始仙尊為誘餌,此計可行性很大。

但是還少一個機會。

方源不能明目張膽地去送。

星宿仙尊乃是智道第一人,方源之前就屢屢領教過,許多計策剛剛開始實施,就被星宿仙尊識破。這在房家身上有明顯例證。

一旦送得太明顯,星宿仙尊就會察覺,甚至會將計就計,讓方源大敗虧輸。

機會旋即就到。

不得不說,天道夢境出現的時機太好了!

對於方源而言,天道夢境本身雖然能夠提昇天道境界,但他並不著急。

隻要冇有人能有效地利用天道夢境,他就可以繼續暗中煉製九轉仙蠱,不斷增強實力,拉大他和其他尊者的實力差距。

時間拖延得越長,方源就越強大。

但是爭奪天道夢境,卻是一個極其優異的幌子,可以為送氣海老祖的陰謀遮掩!

方源為此多番思考,艱難抉擇。

他不能送得太明顯,一切都要顯得合理。

星宿仙尊的智慧深不可測,她是絕對的聰明人。但這種聰明,有時候反而可以被方源利用!

於是方源就將氣海老祖送到漫天繁星精算陣當中,並未做其他多餘的動作。然後星宿仙尊主動“幫助”方源,完成了方源的佈置,俘虜了氣海老祖。

整個過程,氣海老祖都被方源本體矇在鼓裏,毫不知情。

不僅是他,吳帥、戰部渡也是一樣。

就像星宿仙尊為了謀求林劍行的天外劍道道痕,故意矇騙天庭五仙一樣。

隻是方源更狠一點,他連自己都騙。

送了氣海分身還不夠,為了安星宿仙尊的心,方源又送氣道仙蠱,還送乎地。

一些氣道仙蠱算什麼?

隻要能達成目的,方源就九轉仙蠱都能送!

乎地……一個天地秘境算什麼?

隻要能矇騙住星宿仙尊一時,彆說一個天地秘境,就是兩個、三個,方源都送得起。

在方源眼中,所有的仙蠱、天地秘境,哪怕再珍惜,也不過隻是他謀求永生的工具而已。

既然是工具,隻要捨棄得有價值,那就捨棄好了!

方源對此不會有絲毫的猶豫。

星宿仙尊對氣功果複活之法,隻是模糊瞭解。但方源卻是知根知底。

他是煉道尊者,也精通複活法門。

氣功果複活若站在煉道的角度來看,無非就是利用氣功果這個主要仙材,配合氣海老祖留在天庭當中的佈置,再煉製出一具身軀和魂魄來。

本質上和煉蠱有什麼區彆嗎?

冇有區彆!

既是如此,方源就大有可為之處。

他把氣海老祖當做一個氣道仙材,進行了提前處理。當然有關這個方麵的記憶,方源已經從氣海老祖身上徹底剔除了。

這就像星宿仙尊篡改那些進入衍化大陣的蠱仙記憶一樣。

氣海老祖整個肉身是有問題的,但這些都是煉道至高的奧秘,星宿仙尊檢查多遍,也察覺不出。

星宿仙尊也有煉道造詣,但單純來看氣海老祖是冇有問題的,隻有當他充作仙材,在氣功果的複活過程中,纔會產生問題。

並且隨著複活不斷成功,這個問題會越來越大。

偏偏星宿仙尊對氣功果複活的過程,並不是全麵理解和掌控的。

這就給了方源鑽空子的機會!

“大計已成,但有多少戰果,還要看接下來的進展了。”方源並冇有急著殺入天庭。

他一邊繼續在中洲輾轉,搜刮資源點,另一邊聯絡巨陽仙尊。

“巨陽仙友,天幸啊!元始複活出現了紕漏,反而炸燬了天庭。眼下就是我等最佳的機會了。若是錯失這個良機,讓天庭緩過氣來,恐怕將來你我都會抱憾終身的。”

巨陽仙尊見到天庭爆炸,震驚之後,就有了攻擊天庭的念頭。

現在得到方源的傳訊,他的心思就越發動搖了。

巨陽仙尊心生猶豫。

“我現在該不該殺進天庭中去?”

“這一切真的就是天庭出紕漏了?不是方源搗的鬼嗎?”巨陽仙尊回想方源的那記神秘防禦手段,方源讓他看不清了。如果是方源搗鬼,也有可能啊。

“奇怪,我之前察運天庭,為什麼當時冇有看出這樣巨大的變數來?”

“難道說,是星宿仙尊遮掩天庭的手段,防備了我察運?若是如此,那就諷刺了。”

而最讓巨陽仙尊猶豫的一點還是光帝君。

他的大兒子。

以及光帝君仙竅當中的九轉野生光蠱!

光帝君被佑天光、左夜灰兩位太古傳奇綁架,若是巨陽仙尊不去解救,恐有性命之危。

當然,巨陽仙尊也想到自己的血海。

他既然能複活光帝君一次,就能複活他第二次。

“這個巨陽,還在猶豫,是察覺到了什麼?”方源見巨陽仙尊始終冇有實際行動,心中便不斷揣摩。

方源並不知道巨陽仙尊坑了自己大兒子的秘密,也不知道眾生天地我居中殺招的虛弱弊端。

不過他也很快想到了理由。

“爆炸發生,天庭損失的確冇辦法準確估算。星宿仙尊的傷勢究竟如何,也說不準。星宿仙尊在天庭中擁有極大的地利,傷勢不重,仍舊有巨大威脅。”

“這或許就是巨陽仙尊的考量。”

“在他看來,我的氣海分身被俘虜,天庭忽然爆炸,元始複活失敗,我有最大嫌疑。同時我也該是最緊張的人。”

“因為我冇有大本營,天庭若是雙尊齊聚,我的處境會最不堪。”

“巨陽仙尊說情勢不明,正是暗示我要先對天庭出手!”

“若是天庭落入下風,他一定會過來分一杯羹。”

巨陽仙尊不動身,暫時持觀望態度,這讓方源的算計再次落空。

事實上,此時冒然殺入天庭,的確隱含風險。

因為就連方源自己也不知道,星宿仙尊究竟傷勢如何。

但方源既然謀算至此,怎麼又會冇有預備的計劃呢?

他旋即將目光投向萬裡之外的幽魂魔尊身上。

經過這段時間的屠戮,他的傷勢已然好轉大半。

“這就是最佳的先鋒人選。”方源笑著發動手段。

一個個圖騰殺招飛出,不斷挑釁幽魂魔尊,將神誌不清的幽魂魔尊成功引進了天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