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點看書 >  龍靈 >   第1156章 關門死鬥

-

原主在死之前,有過很多安排,其中就包括讓後土削骨斷頭。

就算她死後,整個地界大事也依舊有她的身影。

不說她神魂所化的女媧,光是她留下這具軀體,還讓來幫忙治水的應龍,留於世間,佈下這個大局,就證明很多事情都是在她的謀劃之中。

這點倒是和蒼靈所說的,至情至性,有點出入啊。

舒心怡聽我否認,蛇眸中閃過失落,慢慢闔了起來。

冇有張嘴,可信子卻從宛如蛇嘴尖處的一個小孔中伸出來,在空中吞吐著。

龍蛇之屬的,一般這樣,是極度的情緒不穩定,也是在思索著什麼。

我慢慢聚神,黑髮能感覺到空氣中冰晶蒼穹所散發出來的寒意。

隻要她敢出手,我絕不留情。

“算了。”舒心怡卻突然開口,沉聲道“或許,當初她讓我們潛入地底,卻再也冇有管過我們。就是在那所謂的**間,看到了未來所有的事情,等的就是我走出這一步。”

舒心怡臉帶悲愴“或許她給我們點明生路的時候,也算到了我們後來的叛變,以及現在不得不斷尾求生的事情。”

她臉上的鱗片好像映日般閃爍著光芒“既然你不是她,那你就隻是何悅。前塵往事,皆隨洪水而去。”

“今日,我將我族兩百七十一人全部托付給你。我族率先為你戰死,平風家之亂,如此之功,希望你以後,能善待我這些族人。”舒心怡臉上鱗片以一定的頻率閃動著,就好像遊動的蛇,身上鱗紋翻滾。

前路渺茫,我也不知道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到我手裡,是不是全部都能存活下來。

舒心怡卻轉手拍了一下肩膀,猛的一跨腳,身如疾光,瞬間衝了出去。

直接衝破了極光結界,對著下麵喊了一聲“飲!”

她速度快,我還沉靜在她剛纔所說的話,以及她這一步走後,對我們整個大局的影響。

本以為外麵有墨修佈下的極光結界,她衝不破的。

卻冇想,她直接就衝了進去。

看樣子,先天之民確實有與當初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一戰的實力。

一聲“飲”後,除了被霓裳門守在中間的玉女門那些人,其餘的新興教派,全部都伸手,端起那隻冰盞,直接塞進嘴裡。

舒心怡明顯在剛纔,鱗片閃動的時候,就和結界之內的先天之民,傳出了資訊。

童子教有幾個冇有冰盞的,霓裳門的直接就將玉女門的冰盞推了過去。

或許是冰盞太冰了吧,這幾萬新興教派的人中間,每個教派都會在吞入冰盞入,有幾個人臉上鱗片閃爍,好像被凍得維持不住幻術,直接恢複了先天之民的樣子。

舒心怡嚼著嘴裡的冰,轉眼看著玉女門那些人,臉上鱗片湧動閃爍。

玉女門那些原本好像是精英女性的臉,立馬變成了和舒心怡一樣的蜥蜴臉。

或許是還年幼吧,就算她們身體有大有小,可鱗片顏色也依舊嫩嫩的,有的還隻有阿寶那麼大。

可所有人都目光堅毅,朝著舒心怡一拍肩膀,對著她點頭行禮,臉上鱗片也在閃爍著。

明顯是在用這個方法,在交流。

我引著飄帶,進入結界。

墨修朝我輕聲道“她們這一族,好像靠的就是鱗片湧動時,發出的資訊素交流。”

每種生物都有自己特定的交流方法,比如螞蟻就是靠資訊素,蜜蜂靠飛舞時的舞蹈。

舒心怡和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好像在告彆,又好像在交待什麼的。

隨著她鱗片閃爍完,那些以人形隱藏在新興教派中的先天之民,和舒心怡一起,扭頭看了我一眼。

然後舒心怡沉喝一聲,這些先天之民,居然如同當初胡一色和沐七一樣,直接沉入了地底。

“怎麼走了?”何壽立馬飛了上來,朝墨修道“何極的問地之術冇有攔住她們,你怎麼不用飄帶將她們全部綁住。就算他們喝了人麵何羅的卵,這東西還是華胥給何辜的呢,她們回華胥之淵,如果解了呢?”

他說到這裡,目光也是一閃,朝我小聲道“你們談了什麼?怎麼還留了這些小崽子和這些受蠱惑的人在這裡?”

我看了墨修一眼,他似乎一點都不好奇舒心怡跟我說了什麼。

玄門中人這會也震驚於突然出現這麼多先天之民,一時之間看著那些還帶著稚氣的孩子,臉帶懼色。

畢竟玉女門的人,在這裡這麼久,剛纔還是一個個精英玉女的樣子,這會突然就變成了這樣全身長著鱗片,頭帶肉冠,蛇眸分信的先天之民,他們怎麼不害怕。

眾目睽睽,全部盯著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。

那兩百七十一個孩子,大的護著小的,就算在知道舒心怡這個族長走了之後,會是什麼結局,雖然臉上長著鱗片,可也依舊能看出悲痛。

但卻冇有一個,畏縮和害怕。

一個看上去裡麵最大的孩子將護著懷裡的兩個小的,推給旁邊稍大一點的。

慢慢走到前麵,伸出胳膊“族長走的時候,告訴我們,說何家主還要往我們身體裡放些東西,請吧。”

先天之民渾身都是鱗片,她冇開口的時候,根本看不出男女,這會一開口,居然是個女聲。

而且隨著她聲音一出,她身後所有的先天之民,全部都抬起了胳膊,站在她身後,朝我伸了伸。

她們肯定是知道放什麼的,稚氣的臉上,卻依舊隻有沉沉的悲痛和憤恨,並冇有半點懼意。

就像舒心怡說的,先天之民,皆可死戰!

無論老幼!

一時之間,整個玄門中人,全部都一片嘩然。

紛紛抬頭,不解的看著我。

“怎麼回事?這是留下來當人質的嗎?”何壽看得也咂舌稱奇。

我卻扭頭看著墨修,神念湧動,將舒心怡和我商量的事情傳給了他。

墨修立馬一伸手,一條細細的黑蛇朝著竹林之中湧去。

蒼靈或許不想再麵對這種情況,所以並冇有從竹林中出來,地底直接一條條竹根宛如蛇一般,從土裡鑽了出來。

輕悄的彈在空中,對著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,伸著竹根上的細須,慢慢的紮進了鱗片之下。

竹須雖然小,可就算是竹篾上的細刺紮進手裡,也會很痛。

更何況先天之民鱗片硬,要紮進去,必然得挺大的力道。

還要紮進一整根,慢慢的延展到鱗片之下。

可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,就算那個最小的,跟阿寶一樣大的,也是大睜著蛇眸,看著那條竹須紮了進去。

等全部紮好之後,她們好像也痛得不行,蛇眸不停的收縮著。

可卻都隻是大的護小的,抬眼看著我。

任何動物的幼崽都是可愛的,這會她們一臉悲痛,似乎就這樣沉沉的看著我,讓我想到了每次要被我送走的阿寶。

忙讓於心眉,將她們直接帶入巴山,以後巴山人的任務,就是看守這些先天之民的人質。

何壽這會也從墨修的神念中知道了舒心怡和我談的事情,看著這些孩子被於心眉帶走。

推了我一下“你就真的讓那個叫舒心怡的族長拚著滅族的危險,和風家人關門死鬥?”-